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三十而立 拓荒有成——《出版人》杂志专访我社孟白社长
发布日期:2017-10-12     来源:《出版人》2017年第10期    



      我社成立三十周年之际,《出版人》杂志专访我社孟白社长,刊发题为《学苑出版社:三十而立 拓荒有成》一文:

在北京市丰台区的一个居民小区里,隐藏着一家出版社,他的招牌隐在门口的树荫中。匆匆过往的行人不会知道,这家“大隐于市”的出版社,在各民主党派出版社中独树一帜,以“非遗”为核心,在中医药、民俗民间文化、戏曲、历史景观等出版领域位居全国出版社前列。这个“大隐于市”的出版社就是学苑出版社。

学苑出版社由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主管主办,成立于1987年,今年满30岁。古人云:三十而立。对于学苑出版社而言,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和积淀,在竞争激烈的图书出版市场中开拓出了自己的一席之地,练就了安身立命之术,明确了未来的发展方向。笔者在这个装修得古香古色的办公楼里采访了已经“执印”二十二年的出版社社长孟白,想探求一个天生没有系统、行业、学科可以倚靠的出版社,何以坚持、坚守二十多年,终于开创了今天的事业。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在孟社长办公室的左侧,放着三个大书架,上面摆满了学苑出版社历年来出版的一部分优秀作品。他看着满架的图书回忆道:“我刚来学苑出版社的时候,社里什么书都出。从文学艺术到材料力学,从中小学教辅到学术论文集,可谓面面俱到。在全国五百多家出版社中,既无特色也缺乏亮点,泯然众人矣。若是实力雄厚的大社,也未尝不可,但对于学苑出版社这样的小社来说,无异于坐以待毙。”孟白在接任社长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整出版社的战略方向。

“我们要全面收缩战线,把五个手指收回,变成一个拳头,这样才能重拳出击,形成自己的特色。”孟白选择主动放弃中小学教辅、大众文学政治类图书,这在当时是十分惊人的举动。他认为,与其在那些已经被开发殆尽的大众领域里夹缝求生、左右为难,不如独辟蹊径,抢占尚是荒野的小众领域,自己开发。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放眼望去,孟白锁定了他的根据地,那就是:中华文化传统中那些濒临湮灭、长久无人问津却确有价值的部分,尤其是尘封已久的文献、隐于村野的原始资料。

倒退20年,在学苑出版社刚刚开拓“非遗”这一领域时,“非物质文化遗产”一词尚未为世人熟知,“非遗”领域所包含的中国传统民间习俗、民间传说、少数民族风俗、民间表演艺术、传统手工艺等,都是无人愿意开发耕种的荒地。孟社长却看准了这个领域,他认为,他这一代人肩负着承前启后的责任。“前人想做却不能做,后人能做却无事可做,我们要避免这样的悲剧发生。”他对记者说,“将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下来,以待后人开发,是出版人义不容辞的使命。”

乡野拾遗文苑补缺

在中国传统文化方面,相对于官方正统文化,孟社长更加关注民间文化、技术工艺,以及古人的风俗习惯、生活方式等,孟社长称之为“小文化”(与儒学等“大文化”相对而言)。这其中的道理何在?孟社长说:“中国历代正统的官修典籍一向轻视和忽略这些内容,只有从‘不入流’的稗官野史、艺术作品中才能觅得一鳞半爪。而官方长期轻视、忽略的这些内容,正是中国老百姓几千年来得以安身立命的衣食住行、炎黄子孙薪火相传的精神归宿。”正是在这样的主导下,孟社长带领他的学苑出版社团队经过二十多年的坚持,在这些领域默默开拓出了一个个逐渐占领高地的领域。

在中国民俗民间文化方面,学苑出版社长期开拓的民俗、民间文化、古代器作等图、书出版已初现规模。《故园画忆》系列已积累全国城镇、乡村地域文化景观绘图1万余幅、出版70余册。被地图界、史学界和美术界称为一种新的出版物样式的“历史景观复原图”系列,已出版《圆明园原貌图》、《平遥古城》、《大汉长安复原图》、《盛唐长安复原图》、《天坛清代全盛图》、《重庆母城老地图》等。而渐成系列的“北京史地民俗”、“地方历史文化”、“西部地方文化”与文物、考古、收藏系列的图书相互呼应,形成了记录中国传统生活方式的社会风情书卷。

在戏曲文化领域,如今学苑出版社成为国内戏曲出版的重镇,成为出版戏曲图书最多、最受戏曲界认可的出版社。《中国京剧流派剧目集成》、《中国戏曲脸谱》等多次入选中国出版政府奖、国家出版基金、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等,成为“叫好又叫座”的拳头产品。在传统纸书之余,学苑出版社还利用专业优势搭建了一个戏曲文化网络传播平台——“梨园精舍——中国传统戏曲资源库”,并多次获得“优秀互联网创新项目奖”和“数字出版优秀品牌”。

在中医药出版领域,学苑出版社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与其他“非遗”版块不同,出版中医药图书的不仅有专业的人民卫生出版社、中国中医药出版社、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也是各地方科技出版社的必争之地,全国五分之三的出版社都在出版中医药图书,而学苑出版社却能多年稳居十名之内,诀窍就在于独辟蹊径。“中医与西医相比,缺乏标准化,更注重对前人的学习和借鉴。”因此,孟白决定“专注于名医、名案、药方、中医古籍整理这几方面”。至今,学苑出版社已出版上千种中医药学研究成果,其中“中医药典籍与学术流派研究”、“民国中医大家传承”、“全国名老中医医案医话”等成为学苑特色。

展望未来不忘初心

虽然带领学苑出版社默默耕耘二十余年,在学苑“三十而立”之时终于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但孟社长的眼光更为长远,考虑更多的是今后学苑的路要怎么走。

“最近几年,在新媒体、新技术的冲击下,愈发觉得出版需要新的更开阔的视野。”他认为,地图、工具书等类图书,数字媒介的产品使用起来更便利,因此数字媒介取代纸质媒介只是时间的问题。除了能够节省空间,数字化的特点还在于能将图书的平面世界变得立体,将二维的、抽象的内容拉伸成三维的、生动的形象。比如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记录方面,“长篇累牍的记录,不如一段视频。”孟白说,“好多匠人,一身手艺,却不会用文字表达。在新技术的帮助下,将他们工作的过程用视频记录胜过千言万语的形容。”他引用了中山先生的话:“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者昌,逆者亡。” 今后,学苑出版社将在新媒体方面做更多的尝试。

孟白说:“我们现在主要是将之前积累的大量资料整理进数据库,以待未来开发。” 在新媒体方面,出版社也曾做过很多积极的尝试,学苑的网站曾获得“出版业最具创新网站”、学苑出版社的博客被新浪网评为“全国十大文化名博”,但“新时代,要超前,要突破,要肆无忌惮”。急于追赶潮流,必有后顾之忧,坚守本业,又有不思进取之嫌。在超前和滞后之间,孟白为学苑选择了一条新的道路。

除了传统的出版物,学苑出版社在文创领域也做了多样化的尝试。“在坚持追求高品位、高质量图书的同时,我们顺潮流而为,这几年在文化创意产品方面也开发了一些产品,初见成效。”凭借此前在民俗、民间历史文化等方面积累的海量图像资源,学苑出版社开发出丝质手绘长卷、台历、挂历、DIY挂画、陶瓷、挂毯等文创产品。

此外,孟白社长还在重庆选了个古宅大院,准备修复后开办学苑书院,在此开展“非遗”的展览、讲座、传习等传承活动,同时,收藏、展阅珍稀传统文化文献。

这些新领域都还在摸索中,“道路曲折,前途光明。”孟白笑着说。

孟白今年六十岁,三十而立,六十而耳顺。旁人的褒贬,对他来讲,已经不重要了。他将更多的期许寄托在下一代的身上。对于年轻的出版人,孟白说:“千万不要保守。不要局限在自己的专业小圈子里,做出版和搞研究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做了三十多年的出版,孟白认为,“如果用一种动物来比拟出版社,我选择蜘蛛。和其他行业的庞然大物相比,蜘蛛体量有限。但蜘蛛可以用弱小的身躯,织出庞大的网络。出版社的网织得有多大,能量就有多大,发展天地就有多大。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出版产业链上前后延伸,将各行各业的读者和作者联系起来,这才是出版人的用处。”(文/虞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