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中国中医药报》刊文介绍我社《中医正常人体解剖学》
发布日期:2018-09-07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2018年9月6日第8版)    

 
                      


   中国中医药报2018年9月6日8版刊登我社《中医正常人体解刨学》书评,以下为原文内容:

  《中医正常人体解剖学》(学苑出版社出版),是以中医理念阐释人体解剖知识的一本新书。长期以来,人们对“庖丁解牛”典故的理解多是从社会学意义出发的,如果把它与人类的解剖学发展史联系起来研究的话,授予庖丁“解剖学之父”的称号当是不过分的。

  在我国历史上,最早记载人体解剖的是《黄帝内经》,曰:“八尺之士,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视之,其脏之坚脆,腑之大小,谷之多少,脉之长短,血之清浊,气之多少……皆有大数。”我国古代不仅有人体解剖实践,解剖技艺也已经具有相当高的水平。李顺保教授带领他的团队用30年时间写成了《中医正常人体解剖学》一书,对中医学的传承付出了辛勤的劳动。
                 

 

  为中医解剖学正名

  《中医正常人体解剖学》一书的贡献之一,是为中医解剖学正名。长期以来,“中医缺乏系统解剖学”的声音时有耳闻,把中医在长期实践中积累起来的解剖学财富人为地淡化了。这与中医学整体认知、取象比类、察外及内的学科特性及儒家伦理思想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影响有一定关系,也和西医解剖学的进入引发中医人文化自信缺失、学术表达失语有割不断的关系。

  即便用“中医是实践医学、经验医学”这种本不完备的理念来诠释中医,那么这种实践与经验肯定也都不是凭空而来的。中医学的发生、发展、成熟离不开对人的基本结构、组织、器官的了解,中医解剖学的发端和形成是需要正视的事实。自《黄帝内经》以降的历代文献中,都铭刻下了这一学科不断进步的大量记录:马王堆医书中的解剖学内容和华佗的解剖学技艺反映了两汉时期解剖学的成就;烟萝字的《内景图》、宋慈的《洗冤集录》表现了唐宋时期解剖学的辉煌;李中梓的解剖学图谱、王清任的《医林改错》展示了明清时期解剖学的发展……

  为了获得足够的证据,作者搜集、整理了历代文献中有关解剖学的资料253篇、人体解剖图谱600余幅。在浩瀚的医学古籍大海里捞针,不下大力气不行,没有真功夫不行,缺乏操作技巧也不行,工程可谓艰巨。如果没有对中医事业的挚爱,是万万办不到的。作者为中医药文化复兴表现出的这种求真理精神,值得后学者效法。

  系统梳理中医解剖学内容

  《中医正常人体解剖学》一书的贡献之二,是对中医解剖学内容的系统梳理。作者根据中医学的特点、参照现代解剖学的模式,梳理出包括人体体表、头面、胸部、背部、腹部、腰部、上肢、下肢等在内的中医人体体表解剖学,包括骨骼形态、骨骼构造、头颅、脊柱、胸廓骨、上肢骨、下肢骨等在内的中医骨学,包括心血管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泌尿系统、生殖系统等在内的中医脏腑学,包括眼目、耳朵等在内的中医感觉器和包括十二经脉系统、十五络脉系统、十二经别系统、十二经筋系统、奇经八脉系统、十二皮部系统等在内的中医经络学,给中医的正常人体解剖学描绘出一个比较完整的立体形象。

  相比较而言,中医关于皮肤科、骨科、外科、妇科、耳鼻喉科等的解剖学知识和技巧相对是比较成熟的,并陆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因此使它们成为中医特色优势表现较强的学科。把虽有穴位串联而尚弄不清楚实质的中医经络纳入中医正常人体解剖学,按照解剖学具有的客观性、形态学特质去界定,不免还存在理由不充分的尴尬,需要随着未来的研究结果去最终确认,但作者毕竟也找到了一些能够将其列入该学说的证据,即便可能因此引起学者的争鸣也不一定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认真挖掘中医自身的长处,对更好发挥中医的作用是紧要的命题之一,缺乏对中医学的充分了解、没有深厚的中医学功底,是无法顺利展开的。作者能够在繁忙临床之余,自觉投身中医理论的深层次研究,这种探索精神和文化自觉对后学者有积极的启迪作用。

  研究中医解剖学之应用

  《中医正常人体解剖学》一书的贡献之三,是对中医解剖学的应用研究。研究的目的在于应用,中医的传承和创新则更强调这一要素。本书在探索中医正常人体解剖知识理论架构的同时,把这些知识与临床实践的联系和应用这些知识解决临床实际问题、提高临床实际能力的需求摆在重要的位置进行解析:譬如对骨度的研究,既挖掘了中医同身寸方法的知识财富和临床应用价值,也进行了中医传统骨度与现代学者实测数值的比较,给中医骨伤科临床医生提供了一个具有学科特色的实用工具。书中对古今度量衡标准的对比研究,也为后人了解及应用古代的相关知识提供了重要的参考和依据。书中还统一了部分解剖学应用中的术语、补充了古代医籍中有关解剖学内容的部分遗漏……如此等等,都为临床工作者的直观认知和实际操作提供了便利。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本书立足于“解剖学”这个特定范畴,对于中医与西医在解剖学上反映出的截然不同的概念没有较多的阐释,这并不等于将中医在基本学说上强调的功能性定义及器官、组织名称不能与西医解剖学相提并论的概念抹杀掉了。作者的构思是要将这些内容放在与本书同一系统的类似《中医生理学》《中医病理学》等著作中去介绍的。读者在阅读本书时,要充分理解作者的本意,不要派生出歧义来。

  中医学的传承和创新包含着历史的认知、历史的复原、历史的激活、历史的推动等多个方面,需要后人的不断接力、不断用力、不断给力。只有这样,才能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要把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中医药宝库保护好、传承好、发展好,坚持古为今用,努力实现中医药健康养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使之与现代健康理念相融相通,服务于人民健康”(2016819日《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的讲话》)的伟大目标。《中医正常人体解剖学》一书,为此作了有益的探索,建议有兴趣的朋友们读一读。(温长路 中华中医药学会)